RSS訂閱 | 高級搜索 | 收藏本站
默認搜索       熱門:   京劇   豫劇   越劇   黃梅戲   二人轉
當前位置:中國戲劇網>漢劇> 正文
  • 大埔致力推進廣東漢劇傳承與創新

  • 作者:劉潤濤 劉招迎 羅文燕 2019-10-13 18:06 字體:[ ]

“若留錢財于子孫,不如積德給后人……”唱腔起伏跌宕、節奏多變,國慶期間,大埔縣通過舉辦展演、送戲下鄉,7天推出5場漢劇盛宴,《客家之子•田家炳》《梅州愚公•張維山》等精彩漢劇接連上演,城里鄉間,漢劇漢曲藝術人的身姿與百姓的笑臉,共同交織成一幅文化欣欣向榮的美好圖畫。

戲曲藝術沉浮飄搖的發展歷程中,大埔廣東漢劇始終緊貼時代與人民的需要,秉持傳中有創、新中有承,深入群眾開展“周六文藝晚會”“送戲下鄉”等活動,沿著戲曲藝術的內在之道砥礪奮進,培養出一批優秀漢劇人才,一步步推進漢劇藝術向前進發,與漢劇界同仁合力耕耘,引得“牡丹”再次香飄南國。

走入群眾 “活魚要在水中看”

傍晚時分,華燈初上。周六的翰林劇場人聲鼎沸。

面積不大的劇場、90后的細哥細妹、經典的客家古韻,觀眾席上不時傳來聲聲叫好,這里就是大埔民間的“維也納音樂廳”。

2015年,大埔縣推出“周六文藝晚會”以來,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。家住麗水灣的黎子華是漢劇的鐵桿粉絲,每周末都會帶著老伴過來觀賞漢劇。黎先生告訴記者,這里的氛圍很像過去漢劇輝煌時期的感覺。

大埔致力推進廣東漢劇 

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在光德鎮上澄村表演《藍繼子救嫂》等經典劇目,吸引眾多村民前來觀看。(吳騰江 攝)

燈光亮起,在離大埔縣城30公里的光德鎮上澄村,一幅充滿客家風情的畫卷緩緩展開:正氣凜然的藍繼子,刁滑奸詐的許氏,形容枯槁的王氏……戲曲人物的你來我往,在虛實結合、自然流動的舞臺時空中交替上演。

“這臺戲很好看,我喜歡!”晚上7時,“鏘鏘鏘”鑼鼓聲響起,戲劇準時開幕,上澄村69歲的廖國史盯著舞臺,目不轉睛地說。當晚,傳承保護中心送來了《藍繼子救嫂》等經典劇目,來自周邊鄉鎮的2000多名群眾里三層外三層地圍著戲臺,津津有味地觀看。

舞臺前,來自平原村的廖開頂哼著臺上小曲,自小鐘愛漢曲的他坦言:“小時候要想看演出,必須得走一個多小時到鎮里的大舞臺看。一年到頭看不了多少場次。”

“活魚要在水中看”。戲曲接到地氣,才能做到“如魚得水”。

近年來,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正式開展“送戲下鄉”。赴全縣巡演,一年送戲下鄉100多場——這是過去一年中心的演出記錄。"我們幾年來陸續完成了‘黨在我心中’戲劇展演、宣傳十九大精神,和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及鞏文創衛等專題文藝晚會。"中心主任鄭永華表示。

人才培養  南國牡丹吐新蕾

“你可知周瑜七歲讀兵書,九歲年間破江南。一十三歲封都督,為丈夫理該把書讀……”真假聲互相結合,聲音清脆,但并不柔媚。在大埔縣翰林劇場,26歲的“小生”何添德正在排練漢劇《盤夫》選段。如今,在漢劇展演大大小小的舞臺上,都能看到其英姿颯爽的身影。

說起他進入漢劇演員這一行,還頗具故事性。

“因為內向,18歲以前,父親都不知道我的假聲是怎樣的,直到有一次,我看完演出,在房間中學著鄭永華團長唱了一首《貴妃醉酒》,我的子喉嗓第一次被父親聽見,他趕忙讓我好好唱幾句,聽完竟然直夸我有天賦,迫不及待地鼓勵我進入這一行。”何添德說,父親的肯定加之從小家庭漢劇氛圍的熏陶,2012年,他正式加入了大埔縣漢劇團。

何添德的父親,便是當今漢劇界知名小生——“金嗓子”何國美。“我是在漢劇氛圍中長大的,我拜父親為師,主工漢劇小生行當,如今,父親依舊為我指導要領,嚴格要求,通過不斷磨煉來提高我的水平。”何添德說,如今父親的演出角色逐漸由他頂上,以傳承衣缽。

老一輩漢劇人在給年輕人上培訓課。

在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,跟何家父子一樣,以老一輩和師徒關系帶動年輕一輩的例子不在少數,以言傳身教的形式傳授技藝,能夠讓新生力量逐步掌握漢劇各行當的表演特點。

被稱為“廣東漢劇重要傳承地” 的大埔縣,廣東漢劇這一塊絢麗奪目的文化瑰寶,流傳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。作為一塊有著深厚文化底蘊的地方,大埔縣培育出以黃粦傳、黃桂珠、羅恒報、范開圣等老一輩漢劇泰斗,可謂人才輩出,精英云集。

但80年代以來,大埔廣東漢劇曾經歷一段低谷期,從劇迷到演藝隊伍本身都出現了斷層,存在演藝人才青黃不接、行當缺失嚴重等問題。“一個漢劇演員培養需要8至10年,從普通到優秀又需要8至10年,先天需要具備聲、色、藝天賦,后天則需要勤學苦練,不斷摸索角色情感、表現方式。”鄭永華坦言人才培養之不易。

人才是漢劇發展的“源頭活水”。因此大量培育漢劇藝術演唱人才、表演人才,尤其是培育青少年一代,是漢劇發展的當務之急。為此,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進校園、進社區,開展唱腔、身段等各行當的培訓班。

在大埔小學的戲曲戲劇室,一群一年級的小學生們,在老師的指導下,爭先恐后地嘗試扮相與動作,小小的個子頗具腔調。這是2013年開始在學校開辦的戲曲進校園培訓班,普及大埔小學、張云栽實驗小學、虎山中學、大埔縣機關幼兒園等中小學及幼兒園。通過幾年的努力,各個校園培訓的學生人數達到數千人。

除此之外,中心還積極從梅州市藝術學校引進05、13、15應屆專業畢業生補充到單位中來,使演藝隊伍更趨年輕化、專業化,現隊伍平均年齡28周歲。

“梅花香自苦寒來”。經過近幾年的發展,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人才得到極大補充,老、中、青三代均有能獨立承擔劇目表演的演員,同時,缺失多年的行當也逐漸補充完整,甚至還打造出了能老生兼丑生、小生兼紅凈、花旦兼武旦、演員兼樂隊、樂隊兼演員、演員兼從事編劇、導演,樂隊兼作曲及舞美設計等一專多能的演藝人才。

傳承創新  細細耕耘春滿園

記者了解到,隨著娛樂方式的多元化,今天的人們也擁有了強大而便捷的信息交換途徑,年輕人更愿意通過網絡、電視、電影、游戲等途徑尋求快樂。年輕一代終于跟戲曲漸行漸遠,引發了觀眾的普遍斷層。從上個世紀80年代至今,戲曲在中國遭遇了“低谷”。

同是中國傳統戲曲之一的漢劇,如何適應時代發展,成為文藝工作者思考的難題。

10月4日在中央電視臺戲曲頻道播出的現代廣東漢劇小戲《客家之子·田家炳》,便是近年來,大埔縣創新廣東漢劇的生動寫照。

該劇講述的是1997香港金融風暴,經濟受損,田家炳基金會收入大大減少,對外承諾的捐資難以為計,83歲高齡的田家炳面對家人的不舍和朋友的不解,毅然賣掉自己700余平方米的大別墅來繼續支持慈善教育事業的大愛無疆的故事。“這部劇是我們在田老誕辰100周年之際創作的,創新點在于深入結合田老為教育奉獻的事跡,通過與漢劇唱腔結合,展現其為教育鞠躬盡瘁的形象。”鄭永華介紹。

改革開放以來,戲曲題材進一步從帝王將相、才子佳人的題材中解放出來,呈現出現實化、生活化、廣泛化的特征,一些題材把戲曲藝術的視野放到新的時代與環境中,具有極強的開拓性與開放性。

《客家之子•田家炳》編劇、導演、國家一級導演、國家一級演員段示威認為,其中有一些問題是需要探討與關注的,應該保持一種嚴謹求實的態度,決不能使之淪為嘩眾取寵的態度,更不能“跟風”唯大獎馬首是瞻。藝術創作形式可以推陳出新,可以百花齊放,唯獨不能失去戲曲本體,否則就會失去戲曲獨有的藝術魅力,一定要敬畏、虔誠,恭敬以待。

“當年輕一代成長到了一定時期,會開始回歸到傳統文化當中。過去,90后喜歡喝可樂,但隨著年齡增長,越來越多的90后喜歡上了茶文化,其實漢劇也是一樣,到達了一定時期,自然會有年輕群體成為觀眾,因此我們不必阿其所好,強求年輕一代進入劇院。”段示威說。

“創新不離根,傳承不守舊”。鄭永華介紹,目前大埔廣東漢劇在創新排練現代題材戲的時候,會在保證原汁原味基礎上,根據劇情需要,做到緊跟時代腳步、在唱腔中適當加入現代元素、合理利用聲光電、加入舞美、客家山歌等元素,全面豐富現場效果。

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赴北京參加央視戲曲頻道“一鳴驚人”欄目節目錄制。

聲聲鞭炮滿堂彩。日前,大埔縣報送的廣東漢劇小戲《羅成叫關》經過精心編排成功入圍中國濱州·博興非遺(稀有)劇種小戲展演,榮獲由中國文聯戲劇藝術中心頒發的“受到觀眾好評”榮譽證書和中國非遺(稀有)劇種小戲展演組委會授予的“優秀傳統劇目”稱號,代表著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“國”字級榮譽從零到有的突破,更是大埔廣東漢劇的一次跨越式進步,象征著大埔廣東漢劇事業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。

撰文:劉潤濤 劉招迎 羅文燕
除署名外,圖片均為大埔縣廣東漢劇傳承保護中心提供
編輯:李子瑩

加微信號:xijucn-com (或掃描二維碼)為好友,好禮送不停!免費送戲票,紀念品,戲曲MP3播放器,戲曲動漫卡通玩偶,戲曲T恤,戲曲鼠標墊,手機殼等!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。


廣東省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舞臺藝術精品展新編大型廣東漢劇《酒鄉紀事》
廣東省慶祝中華人民
10月4日“周五有戲”非遺惠民展演大型廣東漢劇《酒鄉紀事》
10月4日“周五有戲
我院 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工作全面展開
我院 “不忘初心、
漢劇周周演“牡丹花”獎劇目《文公走雪》盡顯“六外”魅力!
漢劇周周演“牡丹花
大型廣東漢劇《酒鄉紀事》即將首演
大型廣東漢劇《酒鄉
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↓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戲曲mp3下載 返回列表  
*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[所有評論]
評論內容:(不能超過250字,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。

最新評論:




平码四中四复式计算器